Silent Years

懒人一枚,好吃懒做,喜看书屯剧,时不时写点东西。https://afdian.net/@annsilent2018

#Percilot# 《触不可及》调印

大家好,这里是个挖坑多如狗但目前平坑只一本的废柴【。

因为《触不可及》毕竟是第一篇平坑文,加上妖都SLO快来了,所以还是决定印一个留个纪念。所以在微博那边发起了一个调印嘿嘿嘿嘿嘿,评论看链接~

试阅这边http://www.lofter.com/collection/waitthosesilentyears/?op=collectionDetail&collectionId=135295


复联乐队沙雕日常 05

一个有着七个博士学位的男人是怎么沦为神盾娱乐公司的一名经纪人的?


说来话长。


Bruce Banner本来是个爱岗敬业沉迷科学的天才,是生物学、化学、和核物理等等方面的专业人才。本来也是跟军事基地有着密切合作的,前途一片光明。直到那次实验室爆炸了。军方必须找个替罪羔羊。什么也没有做错的Banner就这么成了祭品。


他算幸运的,没有被冤枉下狱。但是这么一来,他的研究事业就基本付之一炬毁于一旦。然后黑卤蛋过来招募他的时候,Bruce Banner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乐理学的博士学位。


于是他就乐呵呵地当起了一个音乐制作人和经纪人。


可能也是因为脾气太好,性格又偏内向腼...

复联乐队沙雕日常 04

夹band点会是件容易事【。


说人话就是,搞乐队并没有那么容易。


黑卤蛋也是非常随心所欲,硬生生凑了六个人到一块。他老人家弄了最大的练习室出来,直接把其中五个人都扔了进去。坐在钢琴前有一挂没一挂随便弹的是出了名大少爷脾气向来难伺候的主唱Tony Stark。明明是来应试幕后兼职却变成练习生的Steve Rogers怀里抱着把电吉他一脸迷茫。贝斯手是乐呵呵说话跟莎士比亚吟诗一样的金发壮汉Thor,这位肌肉达人正乐呵呵地捧着个马克杯看电视。负责架子鼓的“鹰眼”Clint倒是跟负责键盘的Natasha是老相识,两人坐在角落的沙发,低声交流着。这五个人彼此相干无事,迷之和谐又迷之不兼容。...

复联乐队沙雕日常 03

Tony Stark是个很有想法的人。


他自幼聪慧,智商过人,学什么都顺手拈来。机械数学物理都学得溜溜的,16岁就考进了MIT。作为Howard Stark的独生子,他一直都被看做Stark集团的继承人。你看这都子承父业学起机械工程,日后他不接手谁接手。


Tony这人没别的,就是特别叛逆。你越说他要做某事,他就不做给你看。


于是毕业之后,他跑去唱歌了。


一开始就是随便唱唱,大家捧个场觉得他闹着玩。


然后他正儿八经地签约做了神盾娱乐公司的练习生,惊掉众人下巴。


然后大家都说他只是为了气Howard肯定还是只是小孩子心性闹着玩。


然后他就出了张正儿八经的爵...

复联乐队沙雕日常 02

Steve其实到现在都有点想不通,自己怎么稀里糊涂地就出道了。


他是个老实本分的好孩子,一直喜欢画画。高中时候为了奖学金,挤进了橄榄球队,然后就从苗条的文艺少年被养成肌肉壮汉。


后来考上了艺术学校,就没有橄榄球奖学金了,他就勤工俭学,去码头的游乐场兼职。兼职的主要内容就是打扮成一头穿着星条旗的熊,派传单发气球跟小朋友合照。日子是过得有点苦哈哈,但他也挺自得其乐。


然后某一天,他一不小心见义勇为。


其实就是下班时候路过某十字路口,刚转人行绿灯,一哥们拿着手机大声叭叭着抬脚就准备过马路,结果有辆摩托车估计是没刹住车,直直地就要撞过去了。Steve Rogers眼明手快,一把...

复联乐队沙雕日常 01

是我是我就是我,果然还是沙雕适合我【。


Tony Stark是个厉害人。


富二代、天才、MIT毕业高材生、科学家、发明家,但偏偏选择了混娱乐圈。


粉丝都经常开玩笑说,哥哥再不努力就得回去继承千万家产了。


Tony对此只想翻个白眼,明明是千亿家产好伐。


Steve Roger是个厉害人。


单亲家庭、苦哈哈艺术生、画工高超还是自学成才,结果却开始搞乐队成了个爱豆。


粉丝们经常嘤嘤嘤,说什么哥哥好拼哥哥只有我们了。


Steve有些苦恼挠挠头,虽然自己没有千亿家产,但是混娱乐圈这几年还是买得起布鲁克林的房子的啊。


Thor Odinson...

回头看自己的爱发电发现这位赞助者一直有在循环赞助我,真的很感谢!

感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

我会更努力的!

(以魔法之名·二·完结)走入荧光闪烁之处-第十一章(下)【授权翻译】

Ren看见一年级新生走进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放在桌下的手都在颤抖。Padmé和Hanna穿着校服长袍站在队伍之中。她们是唯二没有做霍格沃茨特快来学校的孩子,但她们看起来跟其他人还是挺玩得开的。Hanna已经一边走一边跟一个金发女生聊起来了。Padmé没跟别人说话,只是静静地跟着走。

有人碰了碰他的手。Rey就坐在他身边,她对他笑了笑。他的手一下子不抖了,他握住了自己妻子的手。

至少我能看到这一幕,他这么说服自己,其他家长可看不到自己孩子的分院仪式。

他知道自己因为女孩们要搬出去就心碎不已的心思极为可悲。起床了却不是跟她们坐在一块吃早餐。以后溜幸运的时候也没有她们...

1 / 15

© Silent Years | Powered by LOFTER